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链链财经 位置 资讯中心 新闻头条 那些赚了1000万,但深夜无法入睡的炒币者

那些赚了1000万,但深夜无法入睡的炒币者

2018-7-22 18:48| 发布者: 链链财经| 查看: 1533| 评论: 0|原作者: 零度可乐|来自: 狂人研究院公众号

摘要: 李笑来深夜痛哭了,而且还是蹲在马桶上。但是流眼泪并不是因为炒币亏钱,而是因为韩国爱情肥皂剧太特么好看了。这位历尽沧桑的币圈大佬那么多是是非非都没有击垮他,但是一部深夜的韩剧就能准确击碎他内心最柔弱的部 ...


李笑来深夜痛哭了,而且还是蹲在马桶上。
 
但是流眼泪并不是因为炒币亏钱,而是因为韩国爱情肥皂剧太特么好看了。
 

 
这位历尽沧桑的币圈大佬那么多是是非非都没有击垮他,但是一部深夜的韩剧就能准确击碎他内心最柔弱的部分。
 
但是,让李笑来变得脆弱的,与其说是韩剧,不如说是深夜的寂静。
 
深夜总会让人思考一些深刻的事情,再坚强的人在此刻面对真实的自己,也无法逃脱自己固有的脆弱。
 
除了李笑来,无论是炒期货杠杆破过产的赵东,还是“众叛亲离”孤独前行的徐明星,更或是最近处于风口浪尖的FCoin创始人张健,深夜对于这些资产早已过1000万的币圈大佬们而言或许是很特殊的时刻。感慨、难过、兴奋、恐惧以及憧憬......人性中所包含的一切复杂的情绪在深夜都会爆发出来,以致让他们无法入睡。
 
深夜就是这么神奇,白天喧嚣的币圈,到了深夜都会回归到最真实的人性。
 
但是,币圈不只是有大佬,更多的是由普通的散户投资们所组成的魔幻世界,在这里每天发生着各式各样意想不到的故事。
 
尤其是在深夜。


只赚了1000万,很让我没有安全感

“在币圈真的是太好赚钱了,只可惜我入圈太晚”。
 
95后的程浩是2017年12月末的时候进入的币圈,每次跟币圈的朋友们聊天的时候他总会说这句“币圈好赚钱,只恨入圈晚”。在去年刚刚大学毕业的程浩,开始是在一家传统投行工作,但是工作了半年不仅特别累,也没赚到什么钱。
 
但在投行工作期间,程浩就从投行圈的朋友那听说了:比特币。
 
2017年,比特币从年初到年末的最高点接近涨了14倍,这种收益在传统的股票市场是根本无法想象。于是,他决定从传统投行辞职,并同时通过朋友介绍加入了一个Token Fund(代币投资基金)。
 
程浩是不幸的,因为在2017年12月末的时候价格处于高点,在二级市场赚不到什么钱,甚至是被套得越来越厉害;但称浩又是幸运的,因为在代币投资基金工作的原因,能跟着公司一起投上比较优质的1CO,喝上了这波大牛市的最后一口汤。
 
半年时间,程浩就赚了1000万以上,完成了阶层的小跨越。
 
但是,程浩非常没有安全感,尤其是在深夜。
 
“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我都睡不着,因为只赚了1000万,很让我没有安全感。这并不是我在装逼,我知道1000万对于大部分人而言是一笔巨款,但是在币圈这点钱真的不算什么,而且在我们公司里工作的大部分人身家都在5000万以上。”
 
程浩顿了顿,继续说:“我觉得自己很渺小,同时只要有一次投资错了这1000万说不准马上就没了,币圈的钱来的快,去的也快,你永远不知道你下一秒是亿万富翁,还是资产归零流落街头,真的,你永远不知道。所以,每晚我都很难睡得着。”
 


每一个深夜对于程浩是都是难熬的时刻。
 
这跟我们大部分人所想的完全相反,因为在大多数人的想法里,在币圈赚了大钱肯定非常高兴,每晚也应当是幸福地入睡。但真实的情况恰恰相反,短时间内赚了1000万以上的程浩们,在他们看来持有这份千万级的财富,并不是一份轻松的事情,更多的是害怕财富的流逝以及对财富持续增长的渴望。
 
毕竟,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生活发生了太多改变。以前即便是早高峰也因舍不得打车而挤地铁的程浩,现在不仅可以随便打车,前段时间还喜提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宝马M3。他再也不想回到那个挤地铁的日子了,而这种想法则加深了程浩深夜的焦虑。
 
这一切深夜都看得清清楚楚,人性的脆弱和贪婪在皎洁的月光下只会越来越浓。
 
资产过千万的程浩因为睡不着,每晚都要吃点褪黑素。其实他也知道褪黑素吃多了对身体不好,但为了强制让自己入睡,他只能选择吃药。
 
程浩说:“等资产过亿了,就不再吃了。”


人生就像过山车,每一夜都让我焦虑不安

“我要是那时候卖掉了该多好!”
 
每次说这句话,松海都会拍大腿。今年30岁的松海在经朋友介绍,贷款100万,以95元/个的价格买了5000个EOS和50元/个价格买了10000个ONT。
 
因为,一位他币圈资深的朋友跟他说:“EOS是今年的ETH,ONT是今年的NEO”。
 
虽然入币圈不久,对于2017年的ETH和NEO松海也有所耳闻:2017年,ETH涨了几十倍,NEO则涨了几百倍。松海算了下,就算EOS和ONT不像去年的ETH和NEO一样涨几十几百倍,但只要涨10倍,那自己从现在的年初拿到年末,资产就会过1000万。
 
每次想到这一点,松海就特别激动,因为他看到了能在北京买房的希望。
 
虽然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了5年,除去自己的日常的花销,松海只攒下了10万。前不久他遇到了自己特别喜爱的女朋友,两方家里见过面也都觉得不错,结婚应该是大概率的事件。松海也很爱她,但只是每当想到买房的问题,他心里就堵得慌。
 
家境一般的松海,希望通过自身的努力能在北京立足。他不想再靠年迈的爸妈了,因为从小到大,爸妈的辛苦他都记在眼里刻在心里,他希望自己能站出来。
 
人们说:有时候孝子最大的问题,就是为了尽孝而铤而走险。
 
松海在某种意义上就是这种人。因为存款不多,再加上赚钱心切,他只能去贷款。100万的贷款,承载的是他2018年末成为千万富翁从而娶妻买房的希望。
 
他愿意冒这个险。
 
一度松海离这个梦想越来越近,因为在2018年4月小牛市的时候,EOS最高点涨到了140元,ONT最高点则涨到了70元。
 
转眼间松海就接近赚了50万。这时他心里琢磨:“我去,我现在都能买辆50万的奔驰E级了。不然,结婚之前带老婆先去马尔代夫逛一圈,不不不,还是先把婚礼办了,可以办得更体面一点,地点可以改成王府井王府饭店,那才叫气派啊,到时候把大学期间的哥们都叫上......”
 


这些天的夜晚,松海开始睡不着了,因为赚钱的快感以及天马行空的想象,让他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松海觉得赚到自己人生中第一个1000万是迟早的事,或者换一种说话,其实在胡思乱想下松海早已赚到了1000万,现在考虑的只不过是该如何花钱的问题。
 
兴奋的松海,在拿着“已经赚到的1000万”,每晚都在幻想里消耗自己。
 
然而,币圈一天,人间一年。行情急转直下,4月份的小牛说走就走,从5月份币圈就开始进入了漫长的熊市,到了现在的2018年7月所有币种价格跌的惨不忍睹,其中包括寄托着松海希望的EOS和ONT。
 
是的,短短不到三个月时间,松海从赚了50万,变成了亏损50万。加上每个月要按时还4万多的贷款,让松海开始陷入了焦虑和恐惧。
 
特别是到了夜晚,松海碾转反侧更是睡不着了。以前赚钱的时候,是因为兴奋;现在亏钱的时候,是因为恐惧。
 
看到每天自己数字货币交易所的账面上几千几万的亏损,松海每天上班都精神迷离。别说之前年底赚到1000万的目标了,现在松海只希望能把本金赚回来。
 
“我真的很害怕,特别是晚上一个人的时候。”松海无精打采地说道。
 
每天深夜,松海都会一直盯着盘,希望来一根粗硬的大阳线,让他早日还上贷款。毕竟,他还是希望今年年底能娶下他心爱的女朋友,只是之前冲动的贷款现在变成了阻碍他婚姻和未来的绊脚石。
 
确切来说,或许真正阻碍他幸福的并不是贷款,而应该是他的贪婪。毕竟,深夜里他留下的眼泪和歇斯底里,那才是松海真实的心声。
 
松海说:“我会重新站起来。”


我已经把命运交给了币圈

“其实我不想穿低胸装,只是深陷币圈身不由己。”
 
23岁的秋水今天也穿着一身低胸装参加了某区块链大会。精致的妆容,曼妙的身材,再加上暴露的低胸装,每次秋水参加币圈的各种活动,都能吸引在场很多人的目光——尤其是男性的目光。
 
一身风尘的打扮,你可能永远猜不到秋水其实现在是一名在北京某顶尖高校在读的硕士研究生。其实,在进入币圈之前,秋水是一名典型的从小到大学习成绩一直非常好的“别人家的孩子”。
 
偶然的机会,秋水了解到自己身边的不少同学,因为做1CO代投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都赚了几百万,特别是女孩子们动不动就买爱马仕包包,或者去迪拜来个说走就走的旅行。
 
在这种刺激下,秋水也开始做起了1CO代投。所谓1CO代投,其实就是你从那些币圈有钱有势的人们手里,通过一些方法用相对低廉的价格拿到份额,然后转手再卖给其他人,从中赚取差价。
 
秋水披露:“在纷繁复杂的币圈里,1CO代投,漂亮的女性比较有优势。因为现在币圈性别上还是男性居多,如果你是一个漂亮的女性,再加上运气比较好,只需要说几句好听的话或撒个娇,说不定对方就愿意把份额便宜卖给你了。”
 
在刚开始的时候,秋水还是比较小心。毕竟,她也知道币圈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女孩子要小心自己安全。但是,当秋水通过代投赚到了30多万的时候,她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我是睡不着的。有一半是兴奋,有一半是后悔。兴奋的是我开始也赚钱了,而且这比认真读书所赚钱的钱容易多了;后悔的是每次我应该更大胆点,这样说不定现在已经赚了几百万了。”
 
虽然用巧妙的化妆技巧挡住了黑眼圈,但从秋水的眼神里还是能看出来她的疲惫——虽然此刻她眉飞色舞。
 
于是,在秋水前期赚了30多万之后,她变得更加大胆了。看项目也没以前看得那么仔细,总觉得1CO代投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秋水靠着她优秀的颜值和可信赖的高学历,积攒了一大批客户从而一下子募集了上百万资金,她决定这次要搞个大的。
 
她用着几百万代投了一个山寨币的1CO,因为之前合作过一次,所以秋水对这次1CO的项目方也没有担心,脑子里充斥的全都是:干完这一票,我也是1000万身价了。
 
然而,天真的秋水没有想到,在鱼龙混杂的币圈其实充斥着欺骗和幻象。
 
1CO的项目方拿完钱之后就跑路了——手机关机,微信被删除。
 
在那一刻,秋水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接下来她面临的是:客户们的催债和威胁。每天都有人威胁秋水,要么给她发一些龌龊的话,要么给她发一段包含血腥暴力内容的小视频。
 
秋水很害怕,尤其在深夜躺在床上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不知道为什么会特别想念在校园里的小而美的生活。
 
或许,人都是这样,等真正恐惧的时候,就会怀念平日里没有珍惜的生活。
 
秋水明白,她不能一直躲避,肯定需要重新振作起来。于是,她一方面用之前自己积累的良好口碑求那些老客户宽限一下还债期限,另一方面又重新出入各种大大小小的币圈活动开始“公关”。
 
在深夜流过泪的秋水没有变,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变了,那就是秋水低胸装的领口变得更低了。
 


在币圈,每一个深夜都发生着千千万万的故事。
 
但无论是身经百战的币圈大佬,还是忙着赚钱或还债的普通人,夜晚总归都要睡觉。
 
在深夜躺在床上,币圈的每个人都思绪万千。毕竟,作为第一批开荒者和淘金者,他们不时在信仰爆棚和信仰需要充值的状态之间震荡和挣扎。
 
李笑来会蹲在马桶上因为一部深夜韩剧而流泪,而你或许会因为幻想在币圈赚到人生中第一个1000万而兴奋。
 
但是,当你在币圈经历了喜怒哀乐之后,最终会发现在深夜能幸福安心地入睡才是最为宝贵的事情。
 
毕竟现在的币圈,很多人想睡觉,但不是因为困倦,而是出于对睡觉的怀念。

注:根据受访者要求,文中所涉及的姓名皆为化名
郑重声明: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错误不完整之处请第一时间与我们联系修改删除。 谢谢。内容分析仅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风险自控。
  • 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掌握币圈第一手资讯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