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链链财经 位置 加密货币 深圳:全球传销币总部基地?

深圳:全球传销币总部基地?

2018-7-31 00:23| 发布者: 链链财经| 查看: 759| 评论: 0|原作者: 江宴|来自: 北纬31度(ID:northern31)

摘要: 南山区,位于深圳西南角。腾讯、华为、大疆……这里荟萃了深圳的大部分高新技术产业,这个绿树环荫、空气鲜美的城市,被誉为“中国硅谷”。然而中国的硅谷,却因为最近的“区块链热潮”,蒙上了一层浓郁的阴影……“ ...


南山区,位于深圳西南角。

腾讯、华为、大疆……这里荟萃了深圳的大部分高新技术产业,这个绿树环荫、空气鲜美的城市,被誉为“中国硅谷”。

然而中国的硅谷,却因为最近的“区块链热潮”,蒙上了一层浓郁的阴影……

“这里每一座高楼里,都能找到传销币公司,深圳已经沦为了传销币之城。”一位目前在深圳从事区块链开发的人,颇为感慨。

更有言辞犀利者断言,深圳已然成为传销币全球总部……


01、传销币无缝包围了我

在众多人的眼中,深圳俨然成了传销币全球总部。

2018年5月,深圳破获一起假借发行虚拟货币LPA币,进行传销诈骗的案件。在这起"虚拟货币"传销案中,投资者被坑数额达500多万。


同一时间,深圳南山警方,通报了一起以发行虚拟货币普银币,进行的集资诈骗的案件,涉案金额3.07亿元……

(普银币的相关报道)

以上是国家法院明确查办的案例,但大多数的传销币变种,潜伏在深圳暗处,让监管防不胜防,有心无力。

这些传销币打着创新的幌子,许以用户高额的回报,实行传销骗局。

(传销币核心区域:南山科技园)

深圳南山区的一位软件架构师李磊对此深有体会:“传销币最近已经无缝包围了我的生活。”

饭局上,与他侃侃其谈的朋友,近乎都在疯狂鼓吹传销币项目;上班的时候,打开微信,不少陌生人通过附近的人添加他,通过后,一条条关于传销币项目介绍的微信,烦的李磊想把手机扔出窗去。

表面上的深圳繁花似锦,一片欣荣,但在这片表面荣华之下,隐藏了诸多的传销币公司。

据中商产业研究的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5月底,全国公司名称中包括区块链字样公司有3400家左右,75%的公司注册于2018年,而这其中深圳注册的公司占近5成左右的份额。

而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长……


02、深圳传销币产业链条

诸多的“区块链公司”,组成了深圳传销币完整的产业链条。

在深圳想要发币十分轻松,在各种饭局、微信里,你能轻松找到帮你代做各种业务的人。

“没有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在深圳的这块热土的催化下,发币的任一环节都被填充进了密密麻麻的服务方。

“这些东西我们都能做,深圳这边有这种需求的项目方很多,做个官网、代写个白皮书。这种比较基础的工作,10万就行,熟人介绍还有优惠。”小北就是从事这份工作的。

小北向「北纬31度」介绍,最近他们新开了一项服务,可以帮忙代做交易所。

“我最近做了一套交易所,这个交易所主要功能比较齐全,法币、币币、场外都有,不过价格看你要求的性能定,如果是效率在火币、币安这个范围,报价在200万,要求更高的话,价格会更高。”

对于自己的行为,小北则认为,圈子里骗钱的人很多,他们只是卖技术,自己又不是骗钱的那个人,这么干没毛病。

小北不过是深圳传销币产业链条中的一个缩影。

传销币的一条龙服务,早已是发币方的标配。但深圳还形成了独有的“特殊服务”。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处变不惊,币圈守护神与你同在


私人洽购请致电1333-28-77772 联系大公馆画廊叶小姐,或点击本链接访问内页索引


03、拉盘侠和皮条客

其中一个独有的角色便是拉盘侠。

区块链从业者葛城,在未进入区块链之前,于深圳从事期货工作。他告诉「北纬31度」,他手里的150名客户,将近80%的人,都进入了币圈。

“除了国内做交易所、项目之外,他们是最早了解币圈的人。”这群通过黄金期货积累了财富的人,看到了区块链行业的机会。

“他们专挑传销币,拼命的往里面砸,把价钱拉上来,到了一定倍数马上出货,再寻找下一个目标。”

这群人就是闻着钱味来的,在他们的世界里,只考虑发行价能否支付得起,能否控盘,其他的东西一概不放在眼里。

因为互相都认识,于是他们组成了一个帮派。这些人聊天的主题永远都是:“我今天想做这个币,大家一起上喽。”

在传销币的世界里,另一个独特角色就是皮条客。

他们就像接触皮肤的内衣,是紧贴人民大众的一环。而他们的工作就是:一个个拖人下水。在他们的口中,买币等同于一夜暴富,风险什么的压根不存在。

他们会通过各种方式缠上你的家人,可能是手机微信的摇一摇、添加附近的人、群聊,也可能他就是你周围的一个邻居,这样的人在深圳近乎遍地都是。

他们在成为传销币的代理商后,就像蜘蛛一样,通过自己织成的网,捕获每一个触手可及的猎物。

(传销币发布会现场)

为什么会出现皮条客?

也是市场需求。因为买主流币是有门槛的,要去大交易所买,而且很多币种还得先买USDT,还有什么币币账户,法币账户,概念太多了!

对于很多大爷大妈来说,这些大交易所的界面操作起来,难度简直堪比攀登珠峰。

“然而传销币则与此完全不同,卖币的那些孩子们,嘴又甜,直接给钱就能买币,非常方便。”曾经在传销币公司工作的张蒙告诉「北纬31度」,他就在公司的发币会现场看到一个老太太,听说了以太坊不错,让代理商去帮自己买1000万元的。

当时张蒙被吓到了,张口问大妈,你有1000万吗?老太太瞥了他一眼,一脸不屑。

“投机对于深圳来说,是一件最常见的事儿。毕竟黑猫、白猫能够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在这里有钱就是大爷,钱是怎么来的?谁在乎啊。”张蒙不禁叹一口气。

更可怕的是,皮条客和真正的幕后黑手有着严格的隔离。他们都是短信、微信、QQ等方式沟通,皮条客都不知道自己的上一级身份是谁。

前端的皮条客、有序运行的一条龙、幕后的黑手,组成了这条严丝合缝的产业链,共同分食新鲜的“韭菜”。


04、为何偏偏是深圳?

为何深圳,成为了传销币的重灾区?

(深圳南山区俯瞰)

一般来讲,传销之城一般会是广西天津之地,但传销币需要互联网、白皮书、交易所、安全等技术,所以需要一定的互联网基因,这是深圳成为传销币落脚点的原因之一。

除此之外,还和深圳中小实体企业的困境有关。

葛城告诉「北纬31度」,大家蜂拥到区块链,其实是因为金融严监管,和宏观经济去杆杠政策导致的。

过完年后,深圳的中小实体企业在银行基本都贷不出款了,做实体又根本不赚钱。来深圳的企业哪个不想迅速来钱。而当今数字货币最为火热,所以就全来了。

“这都是一帮想赚快钱的人,谁会真正做什么区块链项目,你去问问他们,几个知道什么是区块链的?”

葛城表示,这些在区块链里迅速吸血的人,有点良心的还会拿钱支持下自己的实体企业,大多数人时刻准备着一跑了之。

深圳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为这些人提供了绝佳的跑路机会。

毕竟做个车直接就能去香港,上了飞机,泰国、马来西亚、柬埔寨……东南亚这些国家任意一个地方任你选,有了钱哪儿都是家。

老张所在的就是一家传销币公司,地址位于深圳南山区,前不久刚经历了一场大逃亡。

“当时老板告诉我们只要跟着走,工资翻四倍,几十个同事都跟着他一起去马来了,他们圈完钱后害怕被抓,但还想继续圈钱,于是就通过旅游签证跑到马来西亚。”

据老张介绍,自己的公司是一个名义上为海外项目的传销币公司。“宣传总部在国外,其实人都在深圳,他们靠宣传假的区块链项目,发币圈了几百亿,然后迅速就出逃。”


(同事谈论公司跑路的相关情况)

离开传销币公司后,老张随即来到离自己单位不远的警局报案。

但当警察到时,公司已经人去楼空了,废纸都没留一张。“这里的骗局各色各样,警方估计都很头疼,骗子那么多,花样那么新。”

“为何牛市还没来?资金都留在了这些假区块链项目里,价值币怎么涨得起来?”老张对此颇为无奈。

在贪欲的趋势下,深圳再次折射出了人性的疯狂。

历史上,类似的案例也层出不穷。

郁金香泡沫、南海泡沫、密西西比泡沫、邮币卡,还有暴雷的中晋、某租宝,这一个个精心设计的庞氏骗局,本质从未改变。

“我能算准天体运行的轨迹,却无法计算人性的疯狂。”牛顿这句名言,放在这里尤为恰当。(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名为化名)
郑重声明: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错误不完整之处请第一时间与我们联系修改删除。 谢谢。内容分析仅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风险自控。
  • 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掌握币圈第一手资讯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