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链链财经 位置 区块链 技术 区块链治理迎来“陪审团”主持公道

区块链治理迎来“陪审团”主持公道

2018-12-25 09:03| 发布者: 链链财经| 查看: 106| 评论: 0|来自: 算力智库

摘要: 世间是非难断,区块链上是非也难断。区块链安全在技术层面已经饱受关注的前提下,区块链的治理却仍然处于朦胧阶段。EOS上的ECAF已经在区块链社区自治与仲裁方面开了先河,但在寒冬求生中,区块链团队是否已经无暇顾 ...


世间是非难断,区块链上是非也难断。区块链安全在技术层面已经饱受关注的前提下,区块链的治理却仍然处于朦胧阶段。EOS上的ECAF已经在区块链社区自治与仲裁方面开了先河,但在寒冬求生中,区块链团队是否已经无暇顾及治理,又该如何实现治理?最终,总该有人出来主持公道。

Code is law,这是许多人的信仰。

然而,是非判断却往往不是黑白分明,而是有很多灰色场景。

2016年,著名的The DAO黑客攻击事件令以太坊硬分叉为ETH和ETC。是为了挽回损失而牺牲区块链精神,还是坚守信仰而让黑客得逞?尽管事件结果已成事实,但这次硬分叉的是非之争仍然见仁见智。

区块链世界如此,互联网世界亦如此。很容易想象,在众多电商平台上,每天会上演多少“卖家秀”和“买家秀”引发的纷争。

代码世界如此,现实世界更是如此。在今年9月的“瑞典酒店”事件中,究竟是中国旅客任性撒泼,还是国外警察暴力执法,很难有客观定论。 

   
孰是孰非孰来断

是是非非谁来断?说来也简单:现实世界靠司法系统,电商平台靠客服,区块链上靠社区。

然而,知易行难。就以电商为例,对于拥有千万甚至上亿用户级的平台来说,要建立一支7X24客服团队处理海量纠纷,成本投入可想而知,更何况客服的公信力也未必能够服众。

而在区块链上,The Dao黑客攻击事件已经揭示了最赤裸的现实:社区投票必然是专业公正的吗?正如ETC支持者们所相信的,资产被盗就是被盗了,区块链精神不容质疑。但问题是,任由黑客“凭本事吃饭”的氛围,真的就是正义的、可持续的吗?

好在互联网和区块链都已经意识到了这些现实问题,并探索了解决方案。

阿里巴巴勇当先锋,推出了“闲鱼小法庭”。作为阿里旗下国内第一大的二手交易电商平台,闲鱼每天要处理超过2000件纠纷案件,大多数涉及金额不超过人民币10000元。

闲鱼小法庭采用的是基于英美法律体系的陪审员机制,使用买家评审团制度,随机邀请17位闲鱼等级4级且芝麻信用积分在650以上的闲鱼优质用户,17人投票9胜制。如果对闲鱼小法庭的结果不服,可以选择继续上诉。

   
闲鱼小法庭流程

利用小法庭这样一个有趣的机制,闲鱼不仅节省了大量成本,也大大的提高了用户活跃度。闲鱼小法庭可以被看作典型的社区自治案例,在几年的运作过程中,获得了积极评价。

相似地,在区块链领域“领跑”社区自治模式的是EOS上的ECAF(The EOSIO Core Arbitration Forum,“EOS核心仲裁论坛”)。在ECAF平台,每一桩纠纷案件都由一个或三个仲裁员审查证据并判决,ECAF负责包括治理和冻结可疑账户相关的仲裁决定,仲裁决定由EOS的21个超级节点负责执行。

今年9月25日,EOS上某大户被盗209万个 EOS,约合1080万美元。EOS 治理社区得知情况后,各超级节点表示将支持被害者,并冻结了黑客未提走的大部分EOS,ECAF也介入处理该案件。

ECAF可以说是公链治理、纠纷解决与仲裁的一次创新尝试,6名仲裁员都经过完整的培训和测试,专业性强,对链上交易和区块链的基本概念,包括EOS的宪法和仲裁体系都非常熟悉。另外,作为第三方的独立仲裁机构,ECAF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利益冲突。

   
区块链治理模式探索

由此看来,“断案”既不能全靠“大众”,也不能仅靠“官方”。陪审团、仲裁员等社区自治方式的提出与实践,或许为处于混沌状态的区块链在未来的健康发展,提供了初步的治理思路。

对此,区块链治理与仲裁协议Oath Protocol CEO徐寅向算力智库表示,任何新技术的研发和应用必须以安全为前提,更何况区块链技术背后还附带了巨大的金融和商业利益,所以区块链的安全成为一切区块链项目的根本基础。

他认为,区块链安全可分为多个不同层级,但目前大多数区块链安全公司都关注于如转账安全和代码安全之类的技术方面。而排在最高层级的区块链治理,仍然处在一个非常朦胧的阶段。

在区块链治理方面,徐寅十分认同“闲鱼小法庭”模式。他认为,陪审团制度在英美国家已经被试用了数百年,是一个比较可靠的系统,也是民主自治社区的一个很有代表性的机制。陪审员机制因其去中心化性质,自然而然地衍生到区块链治理和纠纷仲裁中,成为最适合区块链的治理方案之一。陪审员机制基于社区,而非第三方组织,为做出关键决策提供素材证据,执行智能合约内容约定,并处理用户的纠纷案件。

以徐寅团队正在着力打造的Oath Protocol为例,在规则方面,Oath使用去中心化的社区决策为核心,邀请普通用户加入陪审员社群参与案件仲裁,起初的陪审团人数范围在11至101(单数),且所有的陪审员通过智能算法筛选,身份加密,投票权利均等,回报按照信用等级加权分配。

在技术层面,Oath是Layer2的底层跨链协议,利用plug in的方式通过智能合约可以与任何公链及DaPP兼容。Oath仲裁的典型流程包括:

1. 由案件的任意一方发起仲裁,双方均可设置仲裁细节。
2. 通过随机算法,随机选择出设定数量的陪审员。
3. 案件双方有五天时间可以上传相关证据。
4. 陪审员有两天时间投票并阐述投票原因。
5. 投票完成后,就会公开案件的评判结果。案件双方有五天时间可以确认结果或选择上诉。

当然,协议也有所为有所不为。作为通用协议,Oath仅专注于“判决”,而不涉及执行。对此徐寅解释道,相对而言,“判决”属于线上范畴,而“执行”则更多属于线下行为。而在线下,不同的平台有不同的执行规则,如电商涉及退款退货,社交平台涉及删帖,租房平台涉及扣除押金等,这些都很难由一个链上协议来穷尽。因此,Oath解决的是线上问题,而把线下问题留给不同的平台,让它们按既有规则处理。

徐寅坦言,在区块链世界里,黑客之类的作恶之人难免存在,而且恶人往往躲在暗处,让好人处于风险中。尽管区块链安全这一大话题涉及很多技术层面因素,但徐寅希望能通过制度的建立,提供最后一道防护:当代码失灵的时候,仍然能有一个“法院”能够正常运作,公正地保护生态参与者的权益。

他特别指出,比起日新月异的技术,以及“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攻防博弈,制度是相对稳定的。正如一个国家的宪法很少改动一样,制度治理提供的才是最底层、最基本的保障。


“陪审团”能否入乡随俗?

事实上,陪审团制度在创新之余,也可能面临着“跨界”带来的隐忧。至少,把这一传统的、源自英美法系的线下模式推广至中国的、线上的新兴区块链社区,可能就需要很多磨合以及基础推广工作。

尤其在寒冬中,众多以公链为代表的区块链团队纷纷苟活求生。面对生存还是死亡的现实问题,有多少区块链参与者还有闲心顾及安全和治理?

对此徐寅表示,从技术角度来分析,在区块链三元悖论中,即便实现了超高性能,但安全性没有保障,仍很难吸引应用入驻,也就无法形成健康的公链生态。他说道:“目前看来,大部分区块链项目还是很在意安全性的,因为他们明白,不安全会直接造成用户流失。”

然而,即便陪审团制度有其优越性及借鉴价值,但缺陷也显而易见。从一般法律认知来看,陪审团制度一直饱受成本高、专业度低的质疑。

徐寅再次以黑客盗币为例介绍表示,区块链核心社区内可以说专业人士云集,但当他们都认为黑客“凭本事”盗币无罪时,这样的“专业性”就与公正相悖。相反,如果有一批虽不具备那么多“专业知识”,但却能秉公执法,主持公道的人,或许才是更符合“治理”标准的专业人士。另外,在成本方面,邀请真正“专业人士”(如律师)可能要花费数倍于“普通人士”的成本,因此尽管陪审团看起来人多,但在成本方面并不一定很高。

除了陪审团模式有待普及以外,Oath Protocol也面临更多挑战。有公链业内人士对算力智库表示,在探讨治理之前,或许还要先等公链的生态完善,“如果公链都没人玩,治理也就无从谈起”。其次,治理模式和陪审团制度很容易被抄袭,引来竞争。另外,如果公链都形成了原生的治理体系,也就不需要第三方协议的加入了。

据算力智库了解,国内知名公链——公信链就已经初步形成了社区仲裁体系。今年11月,公信宝开启公信节点竞选,在其社区自治历程上迈进一步。

对于挑战和竞争,徐寅表示,目前Oath Protocol竞争压力较小,并且已经和多条主流公链洽谈合作,希望能通过先发优势形成壁垒。“我们倡导民主社区,但绝不代表在这个社区里可以容忍杀人放火的恶行。除非公链放任不管,但就目前看来,大家还是觉得我们做的事情是有价值的。”
郑重声明: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错误不完整之处请第一时间与我们联系修改删除。 谢谢。内容分析仅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风险自控。
  • 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掌握币圈第一手资讯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