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链链财经 位置 加密货币 以美元为中心的货币体系已支离破碎,互操作性数字货币或承担起修复角色 ...

以美元为中心的货币体系已支离破碎,互操作性数字货币或承担起修复角色 ...

2019-9-10 14:08| 发布者: 链链总编| 查看: 20| 评论: 0|来自: 比特币交易网

摘要: 国际货币体系已经崩溃,给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背后的密码学家带来了巨大的机遇。如今,曾作为该体系的一名管理者,即将离任的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马克·卡尼)也加入了这个阵营。一周前,在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 ...

国际货币体系已经崩溃,给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背后的密码学家带来了巨大的机遇。

如今,曾作为该体系的一名管理者,即将离任的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马克·卡尼)也加入了这个阵营。

一周前,在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JacksonHole)举行的美联储(FED)年度研讨会上,卡尼表示,各国央行可以开发一个由国家数字货币组成的网络,创造一种全新的,由一篮子货币管理的“合成霸权货币”。

卡尼的提议在很大程度上提供了一种思维方向,它很好地激发了围绕解决当前体系依赖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所引发的危险性失衡对话。尽管卡尼将于明年1月离开英国央行,但公职人员的身份使他行事谨慎,他也没有透露大多具体细节。可以肯定的是,任何解决方案在技术上和政治上都将是复杂的。

但我没有什么顾虑。因此,我将提出自己相对温和的提议,即以加密货币为基础来修复破碎的全球金融体系。可以告诉大家的是,不是通过“购买比特币”的方式。


修复全球货币体系
我认为,各国央行更应该努力实现数字货币的互操作性(互操作性),而不是创造一种全新的全球货币。我们需要一个去中心化的交易系统,通过这个系统,不同国家的企业可以使用智能合约创建自动托管协议,并保护自己免受汇率波动的影响。

随着实现原子互换算法的出现,再加上跨链互操作性方面取得的其他进展,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开发出一种技术,可以在不依赖美元等第三方货币的情况下,消除国际贸易中的外汇风险。

它的具体运作可能是这样的:

假设一个俄罗斯进口商可以与一个其他国家出口商达成一项协议,并根据后者与现行兑换俄罗斯卢布的汇率,同意未来以后者法币计价进行付款。这两家公司通过一个被集成到各方首选数字国家货币(无论是在私营机构发行的稳定币,还是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的互操作性协议,签订一个智能合约,以“无需信任”的方式将所需支付的国家货币锁定在去中心。化的托管系统中如果交货和合同履行得到确认,货款将被支付给出口商。如果合同没有履行,资金将以相同的初始兑换汇率返还给俄罗斯进口商。

在这种情况下,双方都得到了保护,可以免受不利汇率波动的影响。然而,尽管他们之间存在信任缺口,但没有必要以美元为中介进行支付,也没有必要让任何一方通过远期合约,外汇期权或其他一些昂贵的汇率对冲工具来支付。

当然,进口商将原来有价值的营运资金锁定几个月,肯定会付出机会成本。但私人银行可以通过提供短期抵押贷款来缓解这种情况,因为其成本将比使用当前的货币对冲低得多。另一种选择是,如果智能合约在基于权益证明(POS)的区块链上执行,那锁定的资金可以通过权益质押(放样)来赚取加密货币奖励。


那么,各国央行将扮演什么角色呢?

首先,央行可以支持整个信贷或权益质押模式。相比将国内货币供应量应用于美国国债和其他美元资产的应急基金,向银行贸易融资业务提供流动性或担保将是对其更具建设性的利用。

其次,央行将负责确保互操作性协议的可靠性。无论各国央行是否会支持和管理私营机构开发的协议(如Tendermint的Cosmos,Parity Technologies的Polkadot或Ripple的Interledger),或是否会委托一个多边机构来建立和管理一个单一的官方系统,都无法回避公共部门决策者的监督角色。

别担心,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会拿走你的比特币。事实上,由于各国央行会保留自己的货币主权,汇率将继续波动,比特币作为替代本国货币的“数字黄金”的吸引力很可能会增强。


以美元为中心的体系已支离破碎

我们需要明白一点:如果对外贸易不再需要美元作为中介,那么以美元为中心的全球经济将遭受巨大冲击,甚至可能比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时的“尼克松冲击(NixonShock)”还要严重。

在整个储备货币体系中,外国央行持有美国国债作为后盾,跨国公司的大部分资产负债表都以美元计价,这是为了防止汇率损失而采取的必要举措。如果这种风险被消除,理论上,美元这座大厦就会立即倒塌。

然而,正如卡尼所明确指出的一点,美元霸权不可能继续维持,这个系统已经分崩离析。每当全球投资者感到恐慌时,他们就会涌向“避险”美元资产,而美国的政策正是他们感到不安的原因。

在一次又一次的金融危机中,这一问题变得越来越尖锐,造成了巨大的社会扭曲,经济失调和政治动荡。随着经济放缓,全球负收益率债券规模逼近17万亿美元,全球正面临另一场令人担忧的危机。这一次,传统的央行政策也可能无能为力。

当另一场危机来临时,以美元为基础的体系将产生一个可预测的恶性循环。美元将迅速升值。这将损害美国出口商的利益,进一步激发特朗普等反自由贸易者的商业天性,同时加剧一种针尖对麦芒似的,极具破坏性的汇率战争的风险。

与此同时,新兴市场将遭受资本外逃的冲击,因为美元的不断升值增加了这些国家的债务违约风险。作为回应,这些国家的央行将提高利率以支撑本国货币,但在需要更宽松而非更紧缩的货币政策之际,这些国家的经济将被扼杀,失业率将飙升,政府也有可能垮台。

当前体系造成了美联储前主席本•伯南克(BenBernanke)所称的“全球储蓄过剩”现象,即发展中国家将本可用于国内发展的资金大举买入了美元储备。

在美国,这一现象产生了巨额赤字的补偿效应,换句话说,就是极高的债务。美元的储备地位并非法国财政部长瓦莱里·吉斯卡尔·德斯坦(ValéryGiscardd\'Estaing)所描述的那种“过分特权”(exorbitantprivilege),而是美国的一个诅咒。它人为地降低了美国的利率,导致信贷风险定价错误,并助长泡沫。美国2008年的次贷危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最糟糕的是,美元体系破坏了民主,削弱了经济主权。每个经济体的表现都依赖于美联储的政策。然而,美联储的低通胀/最大就业任务只能由美国经济前景来界定。这种政策上的不匹配使得各国政府更难采取有效措施为所有人创造机会。

当情况真的恶化时,美联储姗姗来迟,极不情愿地成为全球的最后贷款人,通过它们在纽约的子公司向全球银行输入美元。这就是我们在上次危机后“量化宽松”(量化宽松)过剩的结局 - 资金流入金融资产,伦敦房地产和艺术品市场,但对提升中产阶级的赚钱能力几乎毫无帮助。

这些政策上的失败引发了民粹主义者对全球化的强烈反对,英国的脱欧危机和特朗普总统的敌对贸易政策就是很好的体现。然而,现实情况是,资本流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全球化,并且越来越多地受到美元的冲击。所以,我们需要改变。如何改变?在什么时间范围内改变?


如何改变?

上文中,我特意选取了俄罗斯作为阐述性例子,在开发法定数字货币方面,俄罗斯可能会比大多数国家走得更远,它希望摆脱对美元的依赖,那么它能否单独开发出数字货币,并共同设计基于卢布和其他数字法币的双边,跨链智能合约?答案显然是肯定的。那么其他国家会效仿吗?也许会吧。如此不受控制地撤出美元体系,可能对美国和全球经济造成巨大伤害。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各国央行应该响应卡尼的呼吁,共同努力寻找解决方案的原因。他们可以协调逐步引入数字货币,有选择地管理准入,并采用差别利率来阻止资金从不稳定的银行体系外流。他们还可以要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为跨链互操作性制定一个全球标准。

不管怎样,数字货币,稳定币和去中心化交易所背后的颠覆性技术将得到发展。一些以卡尼为首的央行行长们已有所领悟。

关于作者:迈克尔·J·凯西(Michael J Casey)是CoinDesk咨询委员会主席。在“华尔街日报”有18年的工作经验,现就职于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数字货币计划,同时也为企业提供咨询,帮助他们了解这项新兴技术所面临的挑战和机遇。

原文来源: CoinDesk    作者: Michael J Casey
郑重声明: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错误不完整之处请第一时间与我们联系修改删除。 谢谢。内容分析仅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风险自控。
  • 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掌握币圈第一手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