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7|回复: 0

[其它] 最难的那段路我们走过去了 ——回顾追币团队的这一年

[复制链接]

75

主题

76

帖子

31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16
发表于 2019-4-22 09:3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1.大低谷的开端

2018年,盛夏的北京。从公司同事每天清理微信社群缓存时花费的时间越来越短,追币的创业伙伴们就开始感到事有蹊跷——追币创始人紫夜,这位创业者的生活正陷入周而复始的困局:“100个币圈社群,95%以上是微商。”这也让其他同事处于焦虑中。

为了建好社群,追币团队可以说已经孤注一掷:将首轮天使轮投资的相当一部分用于社群建设,雇佣了大量的运营人员,同时还招募了规模上百的志愿者团队,用以扩大追币的影响力。可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在那个炎热的夏天,现实是追币团队最好的降暑药。随着各主要币价的接连下跌,先前持有加密资产的币圈用户纷纷寒蝉若惊。到了那年秋天,连大佬们的日子也开始不好过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团队强撑了几个月后,发现社群唯一的出路就是点对点的提高社群质量。平心而论,在大行情式微的背景下,这种完全依靠人力和累加工作时间的做法,既前途未卜,又难得人心。一时间,整个团队怨声载道。

在那段时间里,只有创始人紫夜没有抱怨的权利。因为睡得太少,每天都要奔波在为公司“想办法”、找出路上。

那年秋天,在京郊某间格子间里,追币的小伙伴们肯定会回忆几个月前的初春,从提出商业计划、到一遍又一遍喋喋不休地向投资人信誓旦旦。原本觉得顺风顺水,一直是快速前进,离成功也只有一步之遥。乐观的热望曾伴随着他们一路走来。直到突然发现,账面资金忽然绷紧起来。

初创成员间的争吵也一天天多了起来。一是运营思路,到底以哪一类用户作为目标的争执。一是社群质量,如何在紫夜的坚持、同伴的反对、同事的抱怨,以及遥遥无期的未来之间找到平衡点。一位伙伴临走之前留下了一句话,“祝你好运,再见!”

“我们尚且如此,同行只会更惨。”在一次币圈联谊会上,紫夜带着产品经理去取经,结果却发现某家重量级友商,“去年估值还有2亿,现在却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



02.用户去哪儿了

比特币的好日子似乎就在昨天。

在那一年,还在某交易所做技术工作的紫夜自己都觉得市场太疯狂了。在北京——这个一切新玩意儿的发源地,数以亿计的热钱像夜店里骚动不安的荷尔蒙,无论白天黑夜都在拼命为自己寻找着释放的出口。从西二旗到知春路一带的几乎所有的Cafe和茶社里,一夜暴富的故事在悄悄的传唱。比如,“X团队跟一家大基金只谈了一个小时,过了一个周末就出了投资意向书”;比如“连砍价都没有,条款都不看就直接签了。”

2016年是加密数字货币的高点,那一年新发行的小米Note2,如果4天时间不清理微信,满坑满谷的币圈社群聊天记录就会让内存报警。这一年,在赣江流域的无数小水电站,在苏北广袤的采煤塌陷区上的火电厂,数不清的矿机在夜以继日的运行。在北京和杭州的信息产业园区,据说已经挤进了上万家的币圈项目方入驻。

可到了2017年下半年,对ICO的严厉监管出台。本来还以为是暂停键,结果却是ESC。过去几年的疯狂,催生了一批ICO起家的巨富和无数批最后赔得血本无归的“韭菜”。有的投资者甚至都抵押了房产。

区块链基础研究尚未取得重大理论突破的前提下,由资本裹挟着的人造势头,迅速地透支了整个区块链生态。《新闻联播》里的忠告正被迅速验证。那段时间最多被币圈玩家提及的话是“共识只不过是你自己的妄念。”

沉默的币圈用户,是沉默的火山。不说话时,是在燃烧自己;一旦话匣子打开,就会燃烧所有的韭菜。



03.Bancor新曙光

  “从2017年就一直在做一家估值超过亿的区块链项目的新融资,没想到项目方这边没问题了,最后投资方竟然临时撤资,我们白忙活了半年。”这是在2018年的严冬到来之前,一位友商以难掩失望的情绪复盘时说道。

根据投中信息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国内的VC/PE募资规模折合341亿美元,同比骤降了74%。不少近两年才开始成立的新金融项目,第一期往往就是最后一期。

从某种程度上看,去年遭遇的币圈寒冬,虽然是多种因素造成的。但不可否认的是,众多区块链项目方低估监管力度、依旧做着ICO的美梦、脱离了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前沿、找不到适合的落地方式亦是造成今日之后果的重要原因。因为行业性的误判导致了大量本就脆弱的项目方,那么主营业务自然难逃一劫。

2018年,在沉闷的币圈、颓废的投资者和焦躁的项目方的官网中,Bancor导向的新思维却开始慢慢燎原。这也是追币自创业以来,做出的最有价值的正确决定。让我们来看看追币在当年第一版白皮书中的论述:

“在传统的数字货币交易市场,如果说ICO的风险在于募资者可通过持有的巨额资金操控市场,那么,基于EOS的IBO模式则将所募资金锁定于Bancor协议中。即:Token将与募资产生基于代码的兑换关系。

现在我们知道,2018年的夏天,整个币圈陷入了一场集体失控。草根投资所经历的闹剧绝不是孤例。根据追币团队运营部门的监测,据不完全统计,仅7月份,通过社群进行营销推广的项目方数量就达2200家。3个月后,只剩下不到400家。在这场旋涡之中,各种宣称国字系、红色系、实业系的平台均未能幸免,一时间非法的资金盘也大量涌现,成为不法分子用来吸纳资金的工具。



04.与追币合作才能共赢

不落地就是耍流氓。2018年元旦前的那次团队会议,是追币业务发展的分水岭。一旦认识到自己的价值所在,目标群体、营销策略、部门分工等之前在雾霭中前行的事项就立即自然而然地清晰呈现在追币的小伙伴们眼前。“为整个币圈设计一个全新的通证经济模型。”成为紫夜和他的追随者们重新振作精神的G点。

对所有社区的所有人而言,用户越忠诚,越能在社区之外的现实世界获得更多的消费能力,用户也会越来越有“粘性”、越来越离不开社区。Bancor就这样成为打通价值比例和社区藩篱的变革性工具。

2019年元月,DApp Center先上线;

2019年2月,追币与趣出行合作为其设计新通证经济模型。趣出行通证的拥有者可以将其抵扣用车成本。趣出行成为APPLE APP STORE中的TOP10;

2019年2月,追币DAPP CENTER上线,多个DAPP游戏入驻,追币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DAPP资源入口之一;

2019年3月,追币与东盟(ASEAN)国家合作的新通证经济模型上线。昔日键盘上敲出的“共识”,正在走进现实世界,给你、我这样的普通人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追币创始人紫夜在一系列的基于Bancor新通证模型的业务合作后,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抢点位”。“伙伴们都跟我说这个时间点上得赶紧铺点位,最大限度争取合作方,这样才能快速抢到下一个先机。”

2017年,ofo的创始人戴威在一次接受媒体专访时说:“找到自己的造血能力,比我们融多少钱都要更踏实和有信心。”

这句话今天对追币也非常适用。如果说,“挣扎与坚持”是区块链创业者们在2018年的主题词,那么在2019年,追币最常说的一定是“我们不仅活下来了,而且在改变传统商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